TOP

鲁虫之产地篇
[ 录入者:admin | 时间:2016-07-11 | 作者:admin | 来源:未知 | 浏览:154次 ]


    鲁地多虫,其形各异,虫分六色,阴阳有别,雄鸣如铃,雌尾似枪,昼伏夜出,善跳若蝗,遇雄即战,胜者为强,夏生冬藏,百日而亡。
    俗话说:立秋到,蟋蟀叫,白露三朝出“将军”。
    每年立秋,就是深入到蟋蟀产地, “招兵买马”,挑选出一个个“将军”的时候了。从7月下旬开始一直到9月初,来自地全国各地的蟋蟀爱好者聚集各大蟋蟀产地,而各产地每年都从全国的蟋蟀玩家手中卷走上亿元的“虫资”。


    虫友们不辞辛苦,有的奔赴蟋蟀市场、有的去了田间地头、有的到了捕虫人及虫贩的家里,为的就是能看到更多上好的蟋蟀。虽然很多人都说,哪里都出好蛐蛐,但毕竟传统的蟋蟀名产地出土的蟋蟀,封王出将的比例,比任何地方都要高的多。虫友在交易的时候,经常会问起蟋蟀的捕捉地点,常常会得到卖虫人信誓旦旦的答复:“这就是在俺村的那块地里抓的,去年那块地里抓出 来的蛐蛐,卖给了上海的朋友,赢了好几路呢!”  

时至今日,蟋蟀名产地虫源质量已经大大不如以前,而且附近也没有新的蟋蟀产地了,所以很多当地人就形成了以有组织的捕捉队伍,行程几十上百公里,寻找新的虫源。 捕虫的产地和方向也是非常秘密的,每个团队都是独立和基本固定的,而为了拉到固定的客户和保持稳定的客源,组织者们也会互相打探虫源地,开发寻找出好虫大虫的产地。所以虫友们经常可以看到产地的街头,不管早晚,每天都有成队摩托车、面包车以及后面座满了人的货车呼啸而过。更有甚者,山东的捕虫队伍,已经大批的远赴河南、河北等省市进行蟋蟀捕捉及收购了,然后捕虫人会把这些蟋蟀带回山东,以当地虫的名义销售,这也成为了众所周知的秘密。

     时代变迁,物是人非,很难猜测,捕虫人所捉的蟋蟀,是来自当地,还是周边地区。而那时所谓的的蟋蟀名产地和现在的又有何区别,也是没有人可以讲得清楚的。正是这样的无法言说和难以言说,才让这些蟋蟀产地更增添了一种神秘色彩,这也让当下的一些卖虫人有了发挥演绎的空间,我们也习惯的把这样的发挥和演绎通俗的称为:忽悠。    
    各大产地中,每一个产地都有自己独特的蟋蟀品种,每一个产地都有自己众多的拥护者。在今天的蟋蟀世界里,除了传统的产地之外,还有很多新产地所出的蟋蟀,在各种比赛上也有上佳的表现,如同金庸笔下的门派林立。作为一名普通的爱好者如果可以对每一个门派都能有所了解是件很愉快的事情,当然在众多门派中,也必然会有自己最喜爱的一派。但这绝对不应该成为自己独树一帜而打压别人的理由,笔者始终认为,由喜爱而走向极端和偏执是虫友最大的忌讳。
    经常能听到虫友抱怨,这几年,虫子越来越小,价格却越来越高,好几天都弄不到一只满意的蟋蟀,以至于吃不香、睡不着,对即将面临的虫季感到心里没底;如能获得一只自认为很好的蟋蟀,人们就如获至宝,心情舒畅,和虫友聊起天来也都是妙语连珠,如此疯狂的蟋蟀世界是我们所应该追求的目标吗?仔细琢磨,我们不只是要到各大产地去收虫,而要想想若干年后的那些收虫人,如果现在是二十年后,而我们去收虫的时候,连个五厘的蛐蛐都见不到,那时候我们的心里的阴影面积,又会是多少呢?所以我们对近几年来,一些组织和虫友提出的,蟋蟀籽回归故里的活动,举双手赞同。应该提倡虫友每年把三尾产籽的土,通过邮寄、捎带或其他方式返回到蟋蟀的名产地,以来保护这不可多得的珍贵资源。

    以下是笔者整理的一部分蟋蟀产地,仅供各位虫友参考。


    山东省由北向南有一条带状产虫区:
德州的宁津、乐陵地区,这些有蟋蟀市场的地方,集市的时间是以阴历为准:
宁津大集每月(逢一逢六日)即初一,初六,十一,十六,二十一,二十六;
孟集每月(逢二逢七日)即初二,初七,十二,十七,二十二,二十七;
宁津小集每月(逢三逢八日)即初三,初八,十三,十八,二十三,二十八;
尤集每月(逢四逢九日)初四,初九,十四,十九,二十四,二十九;
柴胡店每月(逢五逢十日)即初五,初十,十五,二十,二十五,三十;
王木腿每月(逢一逢六日)即初一,初六,十一,十六,二十一,二十六;
尤集在每天下午都有市场。
   
    聊城地区的冠县、临清:一般7月中旬就有市场,一直延续到9月初,但是8月中旬以前,买卖双方人都很少,上虫量也不大。
泰安的宁阳(宁阳城区为中心,北从罡城镇、伏山、白马,南至漕河以北的古城,东自汉马河西岸乡饮乡小崇化,西至东疏、西疏、黄茂),是传统的蟋蟀名产地,以泗店为中心的沙庄、古城、薛家村、马村、曹村和柳楼;
    以乡饮黑风口为中心的金马、袁庄、小孔家、姜家厂、沙河庄、云谷庄、张家楼、小崇化等,聚集了大大小小的几十个集市。
    肥城的孙伯、安驾庄、以及东平、接山镇等;  济宁的兖州、曲阜、汶上、泗水等。济宁的王因、袁庄、二十铺、接庄、王惠庄、朱挺、丁庄等;曲阜的姚村(夜市)、小雪、高村、崇化、姚西、孔家村、北宫、西宫等;泗水的金庄到泉林一带,近几年很多捕虫人到此捕捉,可去地头或在沿路等待收购;汶上的北坡、郭仓、大屯、崔家河(夜市)等;兖州西北店、新驿,漕河地区也是产虫的著名地方,它与泗店相邻交界,是到泗店的必经之地;也有较多的收购名地,如:谷村、河南村、李村、小李村、大孟、小孟、张吾、义桥、新驿等地都属于兖州的地界。
    济南的长清历史上曾为“皇封地”,但现受旧城改造,工业化的侵占,农药的撒播以及宁阳等地区撬子手的捕捉,虫源比起10几年前,已经少了很多,不过济南的虫友对此地相当的熟悉,很多人都有自己固定捕捉的地块,济南的英雄山花鸟市场,也常有此地的蟋蟀出售,每年都有虫友在长清捕捉的蟋蟀,于各个级别的比赛中有非常出色的表现;
    菏泽及枣庄等城市的少部分地区,有一些当地人,以及外地的虫友,在此进行捕捉和贩卖。
    虫季到来的时候,有的虫友在当地的花鸟市场上挑选蛐蛐,有的虫友根据季节而往返于山东、河南、河北等地收虫,但不管以哪种方式,其中的喜怒哀乐、酸甜苦辣,总是让大家深深回味,有的即使是过去很长时间了,却也记忆犹新!

                  作者:陈 重(济南市蟋蟀协会副秘书长)
                                   2015年4月

】【打印繁体】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斗蟋技艺评价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