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蝴蝶翅的故事
[ 录入者:admin | 时间:2016-07-05 | 作者:admin | 来源:未知 | 浏览:189次 ]

蝴蝶翅的故事     
                                       
   故事的起始应该是在2000年九月初的一天。
   傍晚,去城郊捉三尾,在一堵破落的泥墙边上,堆着一垛乱秸杆。我走过去轻轻用脚蹬了几下,瞬间蹦出的几条三尾,我依次将它们收入事前备好的纸桶,同时眼睛余光捕捉到墙面有个黑呼呼的东西在向上爬,定睛一看,是条蛐蛐,只见它肉身硕壮肥大,双翅左右平铺分开,搭在身体两侧,我心里面咯噔一下,难不成是脚上用力太大,把它挤的走样了?
   我赶紧将它收入罩网定眼细看,只见此虫虽爬行缓慢,但确实没有受伤,一张乌黑超长的大马脸让我起疑,疑神细看,不是内凹尖细的猴子脸,此虫大脸左右鼓胀,乌黑乌黑的,完全一副河马长像……,兴奋得手都在哆嗦,便赶紧收好,三尾也不在捉了,回家。
    到家中已是深夜时分,我赶紧将三尾如数安置好,随后找出一只大号罐子,将顺带手捉回的这只怪虫安置进去。抓紧时间洗个澡,将一天的汗渍和疲劳洗去,也是太累了,饭后坐在沙发上不知不觉竟然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醒来,已是日上三杆,抓紧漱口洗脸便一头钻进养房,自然光下,仔细端详这条虫子,只见它额头高大前出,一张漆黑大脸,牙尖拄地,脑线全黄,麻路密布,项阔浑圆,且是铺满红沙,双翅左右平分,如焊接般的牢固,一身淡黄色肉,略微透明,肚底扑粉,双尾修长,且平且夹,尾稍还微微泛红,前抱与中抱肉白粗状,两条大腿为褐黄色,红褐斑块腿斑明显,配一对钢须粗壮有力,站在盆中央,一动不动,一身金装,隐隐泛出微微红光,真是稳如泰山,大将风度。
   兴奋之余,我敢忙将洗澡水备好,仔细将虫清洗后,用软罩将虫放于斗盆中晾干,再重新收拾干净大号罐,特意选大号过笼一只,食水备好,将虫重新放回。
傍晚几位虫友纷纷来到家中,茶余我首先提出请大家欣赏偶得的一条大蝴蝶翅,随置好斗盒,将虫放入。
   只见它盒中站定,纹丝不动,只两条虫须偶尔平分180度,后仍回复原状,众人都宁神静气,完全看傻了,这时有人提出看牙,按我养虫的规矩下三尾之前是绝不动草打牙的,也是过于兴奋,我捡出一根鼠须草,轻轻一点,一对硕大的亮红牙突显出来,真是粗圆且长,最夸张的是这对牙前端配了一对大黑钩,整对牙开合紧密,收放讯速,虫之本色毕现,围观众人异口同声,好虫!
   时近秋分,大小斗场均已开战,这日傍晚我与虫友老三携两虫(其中一条为蝴蝶翅)去开毛口,谁知刚一出场即遭当头棒,其中的一条大翅被对方一只虫一口打僵,败下阵来(后来了解对方虫是用药)。
   随后轮到蝴蝶翅上场,双方将虫落入斗盆,进行叫花,因为是开毛口,我没敢多斗,仅斗两支,小刘斗壹支,共计三百根。对方依仗药水,有势无恐,拼命逼花,最后竟然放出对扣,我气不过,但也只接了两个对扣,观斗者接扣众多,此时但见闸门的提起处,双方草师引虫相会,对方来虫照面即发一重口,只听咔的一声,斗案远端都能听的清清楚楚。只见蝴蝶翅被打得倒退的半步,身形已发直,须发微僵,与前面被击败的大翅如出一辙,我心里说:完了,众观斗者此时以为已分出胜负,你一嘴我一嘴,开始议论,连草师都无心下草的样子。
   已在此时,只见斗圈中蝴蝶翅双翅微振,虽听不见声,但动作非常明显,慢伸云步,六足紧扣盆底,一步一步向对方爬去,动作虽慢,但其强大的力量在场众人都看的明白,对方虫以为刚才一记重口已经解决战斗,待到近前时,眼看着蝴蝶翅向前探身双牙一合一挑,对方虫一下被蹦到圈外,当即六脚朝天,僵死当场,根本无法入盆,输赢立判。斗场顿时一片喝彩声,由此蝴蝶翅走上了它的虫王之路。
   在之后的战斗中,蝴蝶翅所遇对手无不一不是败下阵去,从7厘8后一直打到6厘3,京、津、沪多路高手名虫共计13条尽数败于蝴蝶翅之口。
   凡玩虫者都知道,虫胜七路为将,八路为王,那我就说说这第八路之战,与大家分享。
 
   繁文省去,双方叫花,叫到了11组,对方为天津名将:白牙青,双方草师落草,提闸,一场蝴碟翅从未遇到的一场恶战开始了。
  这是我有生以来见过最壮烈的战斗,两虫一照面即入口双合,双方虫牙一直合满,谁也不松开牙,只听见咔嚓咔嚓的响,双方绞在一起前滚,后滚,起桥支架足足有两分多种,才啪的一声,双方蹬开,都有牙有叫,二次入牙,双方都毫不退让,双方的牙都插入对方满口,较起真力,随即咔的一声二次分开,双方仍各自鸣叫,此时我心中焦急起来,这是蝴蝶翅出斗以来从未遇到过的对手,除开毛遇险外,其余七路全部是轻松拿下,只一挑一送,即胜出。但目前的对手竟这样强悍,不仅是超出我的意料,估计蝴蝶翅心里也是一咯噔。
   就在此时,一个细微的动作,让我眼前一亮,因为这个动作我太熟悉了,只有我知道,只有认真阅读过它的人,才能了解才能悟到,所以,我当即脱口说道:“拿下了”,结果全场人都扭过头看着我,但是,当时我确信它能赢。
   因为它又开始六足紧扣盆底,慢伸云步,一步一步向对方慢慢爬去,双翅微振,但气势有力,这动作是那样熟悉,开毛口时的发力身姿又出现了,只见它慢慢走到对方近前,双牙插入对方口中合牙的同时,身子向前一弓一送,力发千钧,对面的白牙青已是六足腾空,被蝴蝶翅平端了起来,蝴蝶翅合牙举着白牙青旋转了180度后,猛的向下一摔,此时的白牙青已是须尾合并,浑身乱抖,僵死在那里了。
   “落闸”一分钟后白牙青连一点回神的迹象都没有,即刻判负,由此八路虫王终于诞生了。
   故事到此本该结束,由于蝴蝶翅第八路出力太大,我就打算封盆,过了七、八天有外地虫友来聚谈及此虫,大家都想一观,随即又捧出。
   众目睽睽之下,但见虫立盒中,金光毕现,黄虫泛红威风八面,而此时我已将封王照拍好,拿出与大家共赏,众人议论之下,有人竞脱口而出,此虫不再斗几路。淹没了英雄啊,后又去打斗。
   由此便引出了十三路王爷的另一段征程,咱们留待后述再表。
                                              作者:岳建生
                                          济南市蟋蟀协会副会长
                                             2016年5月于济南

】【打印繁体】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