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名作欣赏--昨日像那东流水
[ 录入者:admin | 时间:2016-07-06 | 作者:admin | 来源:未知 | 浏览:80次 ]

济南老城的四周是由一条宽约30米的护城河环绕起来的,护城河里的水是由济南众多个名泉涌出的水汇集而成,日日夜夜奔流不息。

   在老城西护城河西沿有一条街道叫做东流水街,它位于西门外,东临护城河,全长约400米,现在看起来应该就是五龙谭公园东侧的位置。
   东流水街上的李家大院里住着我的一位发小,李家大院的大门正对着一座名叫二道洪的桥,据说这座桥是在1956年造的,是一群劳改犯人的劳动成果。桥面上铺着两趟对向排列着的人字形的青条石,青条石面上刻着麻绳纹路,应该是为了防滑,桥的栏杆用粗大的铸铁制成,很是坚固,这座石桥东西横跨在护城河上。
   桥下面就是清澈见底的河水,春夏秋冬川流不息。


   那时候我们几个小孩儿常常趴在桥栏杆上,看着水草在浅浅的河水中摇曳,小鱼在杂物和水草中穿梭,不能下水去捉总是很着急的。虽然那护城河的水,最深处也就刚刚及过膝盖,但是河两边用巨石彻成的2米多高的石岸,小孩儿们是很难上下的,于是更加目不转晴的盯着看,生怕它跑了,可又奈何不得,常常一看就是一两个小时,直到再也看不到一条鱼游过来,才能够想起该回家吃饭了。
   这座坚固的桥在2008年底被改造成了一个船闸,人是不能再从上面通过了,据说是为了护城河通航旅游。
   桥的东头有个慢下坡,向东走过了这个坡就是太平寺街,不用仰头就能清楚的看到将军庙上天主教堂的塔楼,爬上塔楼能很轻易的看到周围的景致,向东是王府池子,再远一点是珍珠泉群,向南一点是刺绣厂,据说这里出产中国四大名绣之一的鲁绣,向北就是工业展览馆了,在广场上非常明显的矗立着一尊高大的毛主席像,再向北看过去就是荷红柳绿的大明湖了,小时候约上几个小伙伴趁着看门人不注意,悄悄地爬到教堂塔楼上巡视一番,那可要激动好几天的。
   二道洪桥的西边就是东流水街了,向北连着铜元局街,再向北就连到了大明湖,向南连着的江家池子。再向南一点就连上了趵突泉,东流水街向西就是秦琼府,也就是现在的五龙谭公园。
   这一带到处都有泉水可玩,我们几个小孩儿们都住在那一片,有个小伙伴的姥姥还是居委会主任,街里街坊的自然都是很熟络。几个小孩凑在一起跟着他姥姥四处串门,那是常有的事,随便到了哪家,小嘴甜巴巴的“爷爷奶奶“的叫上几声,不吃的打着饱嗝是不让走的,那一带真是太熟悉了,哪家的石榴最甜,谁家的葡萄最酸,哪家的无花果已经不涩可以吃了,我们都是一清二楚的。
   这条街是老济南有名的风水宝地,名泉多、名人也多。有五龙谭、月牙泉、洗钵泉、洗心泉、静水泉、回马泉、贤清泉、显明池等等吧,拆迁变故的原因,好多的名泉现在也看不到了,这些泉水汇合后向东流入西护城河。因此,这条街得名东流水街。汩汩的泉水春夏秋冬流年不息。
   也正是因为这里的水好,一些靠水为生的行当和店铺渐渐汇集于此,宏济堂的阿胶厂、丰泉居酱菜园、山东烟膏局、泺源造纸厂、成丰面粉厂、东元盛印染厂等。那时考虑的都是取水方便,并无瑕顾及规划是否合理,导致对水体污染严重的印染、造纸都在这里,此事也为后人所诟病。
   电视剧“大染房”里的陈老六的原型就是东元盛染坊的创始人张启恒,他的小儿子张东木,在解放后当了济南副市长,把东元盛印染厂捐给了政府,厂子改名叫济南第二印染厂。爱国民族资本家苗海南,在抗战中捐过多架飞机,解放后他把成丰面粉厂捐给了国家,改名叫济南挂面厂,苗海南被任命为山东省副省长。
   我那发小的祖辈是李宗岱,这李宗岱何许人也,他是晚清山东五府道台兼山东盐运史,官拜四品,他的家人在晚清和民国两个时期近三十年的时间都在招远采金,是当时著名的黄金大王,富甲一方,李家大门高大气派,朱漆大门上,布满凸起的大号黄铜门钉,锃明瓦亮,我们小孩必是常去攀它,虽然手脚能够把住门钉,可是因为有其它门钉顶着,身子毕竟贴不上去,爬几下就会掉下来,即使这样,我们每次都要比一比,这次谁爬的最高。


   每到了秋天,兴奋的时刻就来了,尤其是白露前后,哪家门洞里有响亮的叫声传出,哪家后墙的砖缝里传出了“弹琴”的声音,都会吸引着我们进行持续跟踪。昏暗的街道上和漆黑的大门洞里,时常会有几束手电光闪过,镊手镊脚的行动气氛,总是会被发现一个特大的蛐蛐而引起的惊呼所扰乱。那时候蛐蛐可真多啊,“6厘”以下的没有人“稀逮”,而且差不多每个门洞、每个缝里都有蛐蛐......
   要是某一天听到一个叫的特别闷响的大翅子却没有逮出来的话,那么几个小伙伴就会相约明天再来,在第二天匆匆吃上几口饭就奔着目标去了,目标不是在张家大院门口就在李家大院的后墙或是在熟悉的街道中,急忙忙赶过去后却发现早已有小伙伴蹲在那里,关闭手电,耐心地在听声音定方位,同时还会用手指竖在嘴前示意不要出声,脚步要轻……
   儿时斗蛐蛐是不称体重的,只管往搪瓷缸子里倒,或许有个斗的特别厉害的也会被大人们哄骗去了。我们这一帮小孩子对哪一条蛐蛐厉害,哪一条不算厉害是很难统一意见的,但是只有一点是有共识的,那就是:没有捉住的那条一定会是最厉害的大王......
   细通条、铜网罩、小纸包再加上用不了多久就没电的手电筒,构成童年在东流水附近捉蛐蛐的记忆。


   城市变化,物是人非,东流水一带很难再听到蛐蛐的叫声了,都说时间可以淡化记忆,但是每当听到那哗哗的流水声或是蛐蛐的叫声,就会觉得儿时情景依然在那里,稍稍一回忆就一起涌上来,那么的丰富,那么的清晰,就像刚刚发生过一般。
   已逝的时光和曾经有过的风景,深深的烙印在你我的心头,不经意的触碰都会让人怦然心动,“世间行乐亦如此,古来万事东流水”就算是致你我已逝的童年或这座老城中那些逝去的风景吧!
 
                                               作者:张铁军
                                               2016年5月于泉城
 

】【打印繁体】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