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名作欣赏--促织脱缎
[ 录入者:admin | 时间:2016-07-12 | 作者:admin | 来源:未知 | 浏览:54次 ]
     
     兖州有虫贩姓陈名庆者,从宁阳贩蛐蛐往北京朝阳门去卖。时有一批蛐蛐,内有异色小虫,淡于浅紫,蛐蛐从来无此色,无以名之,称之为"粉蛐蛐,价约值五金。忽有一棍,擎白伞,穿色衣,翩然而来,伫立瞻顾,不忍舍去。遂问曰:“此蛐蛐价卖几许?”庆曰:“五两。”棍曰:“我买,但要归家作契对银。”庆问:“何住?”棍曰:“居前门。”棍遂步行前往,庆亦骑马随后。
     行至半途,棍见一缎铺,即停步,放伞于酒坊边,嘱庆曰:“代看住,待我买缎几匹,少顷与你同归。”庆忖:“此人想是富翁,蛐蛐谅买得成矣。”棍入缎铺,故意与之争价。待缎客以不识价责之,遂佯曰:“我把与一相知者看,即来还价何如?”缎客曰:“有此好物,凭伊与人看,但不可远去。”棍曰:“我有马与伙在,更何虑乎?”将缎拿过手,出门便去。缎客见马与伙尚在,心中安然。庆待至午,杳不见来,意必棍徒也。


     遂舍其伞,骑马回店。缎客忙奔前,扯住庆曰:“你伙拿吾缎去,你将焉往?”庆曰:“何人是我伙?”缎客曰:“适间与你同来者。你何佯推?定要问你取。”庆曰:“那人不知何方鬼,只是问我买蛐蛐,令我同到他家接银,故与之同来矣。他说在你店买缎,少顷与我同去。我待久不见来,故骑自马回店。你何得妄缠我乎?”缎客曰:“若不是你伙,何叫你看伞与马?我因见你与马在,始以缎与他。你何通同装套脱我缎去?”二人争辩不服,扭在九门提督处理论。缎客以前情直告。庆诉曰:“庆籍山东兖州府,贩蛐蛐为主,常在朝阳门翁春店发卖,何尝作棍?缘遇一人,问我买蛐蛐,必要到他家还银,是以同行。彼遇其店,在他店拿缎逃去,我亦不知,怎说我是棍之伙?”府尹曰:“不必言,拘店家来问,即见明白。”其店家曰:“庆常贩蛐蛐,安歇吾家,乃老实本分人也。”缎客曰:“既是老实人,缘何代那棍看伞与马?此我明白听见,况他应诺。”庆曰:“叫我看伞,多因为他买蛐蛐故也,岂与之同伙?”府尹曰:“那人去,伞亦拿去否?”缎客曰:“未曾拿去。”府尹曰:“此真是棍了。欲脱你缎,故托买蛐蛐,以陈庆为质,赚你之缎,是假道灭虢术也。此你自遭骗,何可罪庆?”各逐出免供。

  吾观作棍亦多术矣。言买蛐蛐,非买蛐蛐,实欲假人作罨,为脱缎之术。故先以色服章身,令人信其为真豪富;既而伫立相蛐蛐,令人信其为真作家;迨入缎铺,诳言有伙,令人信其为真实言;至脱缎而走,以一伞贻庆,与缎客争讼:此皆以巧术愚弄人也。若非府尹明察,断其为假道灭虢,则行人得牛,不几邑人之灾乎?虽然庆未至混迹于缧绁,缎客已被鬼迷于白昼矣。小人之计甚诡,君子之防宜密。庶棍术虽多,亦不能愚弄我也。
                       作者:何帅之(济南市蟋蟀协会会员)
                        2015年4月

】【打印繁体】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追根溯源--蟋蟀定色命名的依据及歧路 下一篇:名作欣赏--何日君再来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