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近观荆向海
[ 录入者:admin | 时间:2016-07-05 | 作者:admin | 来源:未知 | 浏览:107次 ]

荆向海,书法家,欧阳中石的弟子,他的书法,深得欧阳先生的真传,赏心悦目,大气沉着。其人,胸怀若谷,能容纳常人难容之事,又善自省。书法体现性格,性格又反哺书法,在荆先生的艺术生活中有着充分的映照。

我和荆先生做邻居已快20年了,他住东户,我住西户,彼此兄弟相称。荆公处事有兄长风范,对朋友都热心相助,从无推诿,没有一点书法大师的架子,单位同事或街坊邻居找他求字,他都慷慨送出,从不提半个钱字,这跟当今社会上一些书画家,动辄就要多少润笔费有天壤之别。
    荆向海先生祖籍山东桓台,其父做过村里的书记,为人热情信用,潜移默化的影响着他的为人处世。
据了解,在小学三年级接触书法后,自此痴迷,12岁就开始写对联,在后来的文化大革命期间,又抄了十年大字报,这段时间耽误了大多数同龄人的黄金岁月,但是对荆先生而言却可以心无旁骛的练字,由此打下了扎实的基本功。
 
    1975年荆先生考到济南邮电学校,因为字写得好,留校做宣传,
1981年全国邮电系统书法比赛中获得一等奖。其后,至今的40年里获奖不断,他亦通过比赛激励自己,不断进步。
1985年,荆公考上欧阳中石先生的首都师范大学第一届书法大专班之后,对书法有了更深的感悟。中石先生是逻辑学大师金岳霖的得意弟子,又是京剧大师奚啸伯的嫡传弟子,特别讲究学习方法。
欧阳先生要求他在临帖时要通临,所谓通临就是从头到尾临一遍,不管写的准不准。然后找字帖里喜欢的字挑出来临,临的时候就用心,用兴趣来调动积极性,用智慧来争取时间。
同时,在做人上对他言传身教,欧阳先生说要“知分寸、懂进退”,一个人一生能把这六个字做好,就是明白人。欧阳先生守义重情的品质深刻的影响了他。
荆公的书法由颜柳入秦汉刻石,又从魏晋南北朝碑志中汲取营养,遍临历代名碑帖,他认为传统中的精华,是艺术最有生命力的部分,要能够进入历史深处挖掘其内在精神。
随着技艺的积累,他的创作路子越来越宽。这宽—方面来自于他的心胸,另一方面来自于他的学富。古人云,学书者,除了要有天分,多看多写以外,还要二要:一要品高,品高则下笔妍雅,不落尘俗;二要学富,胸罗万有,书卷之气自然溢于行间。荆公真草隶篆都能写,尤擅小楷和行草。唐司空图《二十四诗品》,首品则是“雄浑”,且解日“此非有大才力大学问不能,文中惟庄马,诗中惟李杜,足以当之。我观荆公之大字,亦无愧于“雄浑”之品格。细品其行草,整体风格雄浑凝重,磅礴大气,奇谲多姿,字与字之间气脉贯通,随类赋形,俯仰生姿。品读之余,让人有荡气回肠之感。笔划的起、转、提、按,极富变化,在笔法上彻底改变笔笔中锋的老路,更讲究线条的变化,注重表现书法线条的质感和弹性,行书笔法多用侧锋,突出线条的力度和厚度。墨色更是变化无穷,干湿浓淡枯润运用自然得体,为众多书家所广为称道。
历经岁月的洗练,其书法愈加沉稳、庄重。荆公认为就书法而言,岁月是一位无形的老师,就像人一样,年龄越大越稳重。
他认为书法无止境,最好的作品永远是在未来。汉字与图画从来没分开,中国文字从图画中来,书法呈现的是一种画的境界。
书画同源。墨耕之余,亦研绘事。其笔墨功底深厚,下笔自是不凡。所画大幅山水,笔墨淋漓,厚重大气,纵横姿肆,开合分明,虚实相间。所写山水小品则笔墨灵动,墨趣横生,气韵生动。人夸荆先生画好,他却总谦谦一笑,言明画画是他的业余爱好。可见画者的心胸。
    荆公不认可“字如其人”的说法,他说:历史上蔡京、秦桧的字都写得好极了,但都是《奸臣传》上的人物。另外:在同一个阶段,因情绪的变化而导致写的书法都不一样,王羲之在微醺状态下写的《兰亭序》是千古第一行书,其后王羲之重写《兰亭序》就达不到第一遍的标准。荆公认为,“字如其时”这种说话更合适。
他认为书法风格的改变都是在有意无意之间,有时候意在笔先,但是落笔后会出现各种状况,而导致“意”变了,只能顺着笔写,无意而为。人生中许多事也是这样,不必刻意为之,而应顺势而为。
荆公主张艺术应该保持纯粹,用金钱衡量,无法体现艺术的真正价值。他为人厚道、谦逊、随和,但不是没有原则,了解他的人都知道,荆公有着非同一般的傲骨和气节。
有成绩不膨胀,遇到事不焦躁,沉静、平和、真诚,不事权贵,怡然自得过着平淡的日子,荆公就是这样真实的生活着,跟荆先生在一起,如沐春风,会对生活增加无限的热爱。
                                             作者:张铁军
                                           2016年4月于泉城
                                     
 

】【打印繁体】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