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天下虫友之虫痴刘哥
[ 录入者:admin | 时间:2016-07-12 | 作者:admin | 来源:未知 | 浏览:164次 ]

刘哥何许人也?山东烟台人,五星级虫痴,烟台虫坛领队。我们兄弟几个戏称他为二师兄(因排行老二,也有悟空师弟八戒之意),打眼一看,他就是标准的山东大汉:肥头大耳、胸脯衡阔、肩宽背厚、此人力量极大,是赫赫有名的烟台腕力王,和他掰过手腕的均被秒杀,可以想象,要是生在过去定是一个有万夫之勇的猛将。

                  人  缘
    烟台的虫友不多,玩蛐蛐的整体水平一般,但是刘哥的水平却有着独到之处,每年秋季,他都放下生意,带上司机,驾车奔赴宁阳、宁津、河南等地收虫。这个人有个特点,就是在收虫时特别照顾父老乡亲,常被某些人称之为“棒槌”或是叫做哄抬物价者,因为他给的价格会比虫的自身价值高的多。记得去年有一次,蛐蛐早市收完后坐在那里喝茶,只一小会就被好多妇女围住了他,个个争先恐后的把装着蛐蛐的小瓷罐递到他的面前,把他围了个水泄不通。外围还有大娘、嫂子们提了好多的蛐蛐在排队等着他呢。这时快早上10点钟了,虫子都被挑过几遍,但他还是微笑着接过老乡们递过来的每一条虫。有一个70岁左右的白发老大娘,拿了一个装蛐蛐的小提篮,仔细的把里面的小瓷罐拿出来摆在她自己的面前,估计有20只左右的样子,然后大娘挑了一只蛐蛐对他说:“老板,抓虫不容易,你就买一条吧”。刘哥问大娘:“您这么大年纪,也抓虫卖啊”?大娘说:“是啊,补贴家用”。刘哥接着仔细看了一遍大娘摆在桌子上的蛐蛐,然后回头问我,咬咬啊(刘哥称呼我的网名缩写)你看看给她多少钱,我接过来一看,都是小头小牙,一个可以参加比赛的蛐蛐都没有,就随口说了一声:“没用的,不要买”。这时候刘哥看了我一眼,认真的说:“大娘这把年纪卖个蛐蛐不容易,都买了吧”。然后给了白发大娘一个不低的价格。当刘哥把钱递到大娘手中,大娘看到给了这么多钱,喜出望外,感激之情溢于言表,连装蛐蛐的篮子都留下了。刘哥买了个在宁阳最大号的装蛐蛐的提篮,收了整整一提篮,估计有三百条小蛐蛐。把那天围着她的嫂子们高兴坏了。


                        

                                                                  虫  缘
    刘哥在哪里收虫,不用仔细找,打远处一看就会知道。因为他那里围着的人最多,凡是给他送虫的撬子手,他基本上都要留下一只,用他的话:“撬子手抓一晚上虫很累不容易,老话说的好:人心换人心”。刘哥长时间的行善,也得到了回报。那是在2012年的8月20号的一个早上,刘哥正热火朝天的收虫,这时走来一个三十五六岁模样的撬子手,身穿着一身很专业的部队作训服,估计是服装是小工厂冒牌做的,大摇大摆的来到桌前,刘哥一看认识,是附近村的一个撬子手小王,他到了桌前直截了当的说:“刘老板看你人不错,昨天夜里抓了一条大虫,还没有叫别人看过,知道你为人好,肯出价带来先叫你看头一眼”。刘哥一听笑了,给小王递过去了一包香烟,小王一看是软中华,没有抽,在自己身上的烟盒里掏出一颗点上,顺手就把这包中华掖到了自己的口袋,然后就坐到了桌子边,一直在等着围着的妇女少了一点时,刘哥问小王:“不要只顾着抽烟,你说的大蛐蛐呢”?这时小王慢慢的掏出了一只中号的白瓷罐,看得出小王对瓷罐的虫很爱惜,盖子和瓷罐中间垫了最少2层玉米叶子,用了好几跳皮筋绑着罐子(瓷罐和盖子之间垫上玉米叶子,是撬子手防止刚抓回来的蛐蛐不服盆而剧烈跳动引起撞破头或撞掉腿,还有可以使蛐蛐在瓷罐里不脱水,撬子手一般都是抓到好货时才垫)。轻手轻脚的把瓷罐放到桌子上,刘哥一看小王这么仔细认真的对待瓷罐还垫了玉米叶,心里不由得一喜,他先把抓蛐蛐的罩子还有看蛐蛐的平罩放到手边,准备好后才轻轻的把皮筋一条条的摘掉,然后把玉米叶和盖子一起慢慢拿掉,这时小王轻声说了一句:“老板您慢着点,抓个大虫不容易啊”!当盖子拿掉后刘哥眼前一亮,只见瓷罐中央有一条大蛐蛐,笼型看上去有八里半,加宽的加深的大三尖头,粗黄斗丝,大耳环,星门突出,超大的脖子,一身将军打扮长衣尖翅,大六跳,粗须大叉。刘哥拿起草在蟋蟀的牙边轻轻一撩,这只长衣马上张开了一副粗大的淡红牙,水须长且粗,牙齿内黑口镶到底,锯齿大而且带一副黑色的大钩子。呵呵,好虫无疑了,开始谈价。小王一看老板相中了,也来了情绪,这时刘哥慢慢把瓷罐的盖子盖好,问小王蛐蛐怎么卖,小王是个抓蛐蛐的老手,懂得老板看中的蛐蛐就多开一点的经验,说到:“这个蛐蛐抓了没有叫别人看过,看到刘老板为人不错,虫的价格给的也蛮实在的,这条蛐蛐不多要,你就给吧”。刘哥一听小王开价眼眉挑了一下,然后用很干脆的语气说:“蛐蛐不错,大小也够了,给你个价格你看看怎么样,5000块”。 小王一看刘哥一口就给到5000了知道还有再涨的余地,马上笑着说:“老板您又不差钱,收个好虫机会也不多,您再给涨点吧”。最后这虫5800成交。这虫是卖得人高兴,买的人也高兴,货真价实。


                          开 毛
     黄尖翅经过刘哥的调养在接近十月份的时候带到济南,此时的黄尖翅身体高厚,头亮叉平`,  正好到了出战的最佳虫龄,先是参加了区级俱乐部比赛,重量7.2厘,恰巧碰到济南一名高手(号称老法师)的一条名将,分量也是7.2厘。双方重量平分秋色,裁判让双方虫子入圈,对方老法师的虫先入了,大家眼前一亮,好凶相的一条黄大头长衣,黑顶高帮 斗丝黄而且麻路清晰,黑脸,一副大白牙。我替刘哥的黄尖翅担任草师,也把虫慢慢下入斗圈,这时大家把两边虫子比较一下,头是老法师的虫起的高一些,但是刘哥的黄尖翅的头更深长一点,再比脖子,黄尖翅的超大脖子占尽优势,对方的脖子比黄尖翅小了不少,其它方面难分伯仲。裁判看到双方虫都入册后,叫草师打草,黄尖翅张开一副粗大的淡红牙,几草下去起翅鸣叫,叫声厚声音大,虫在斗圈内舞动双须开始寻斗,这时对方的草师也把黄麻头长衣的牙牵开,也是一副粗大的亮白牙,黄麻头长衣听到刘哥的虫叫马上也鼓翅鸣叫,双方虫做好了战斗准备,一场大战即将开始,裁判叫了一声提闸,当闸板拿掉时,二只虫像是前世有仇,黄麻头长衣径直快速跑到刘哥的黄尖翅头前,鸣叫着把粗大的白牙插进黄尖翅的牙关里,黄尖翅和黄麻头长衣同时满口发力,支桥,发力,估计有2秒松开,再看双方的虫主也紧张的大气不敢出,都在心里为自己的虫使劲。双方虫都毫不示弱,再次把牙插满口,支桥,较牙力,这二口都是口里套口的将军斗口,狠啊。第二口角牙力估计有1秒钟,黄麻头长衣松开牙退口,这时黄尖翅也没有追赶,原地不动,威风凛凛鼓动它的翅翼恶叫几声,以表胜利。这时刘哥脸上露出了胜利的笑容。(黄麻头长衣败北后经过调养,又在别的赛事中 胜二场,足可以证明黄尖翅的功力雄厚)


                                                                        出 征
   黄尖翅在济南开完毛口后刘哥把虫带回烟台调养,过了几天应青岛虫友邀请参加俱乐部比赛,开天窗放对扣,触牙即胜,在十月中旬刘哥带黄尖翅再次来到济南参加市级俱乐部比赛,分量还是7.2厘,碰到对面一只白牙青大头,当对方和黄尖翅交牙时,对方像过电一样,被黄尖翅轻松击败。斗完这场胜利,刘哥将黄尖翅送于济南张总带到上海有参加了上海市级俱乐部比赛,又上峰一路,后来老了带回济南照相留念。


祝刘哥年年出将军                  
                                  作者: 张煊煊
                        (济南市蟋蟀协会理事竞赛部主任)
                                     2016年5月

】【打印繁体】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秋韵华堂 下一篇:回忆法遵训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